咕咿哒

专注产肉100年

雷狮终会有被套路的一天。
我爱他,他的细腰长腿令我心醉神迷。
【安雷瑞嘉雷】
【双龙注意】

凹凸前五×■记——那■大肉排!

*重新发一下
*无cp向,仅供娱乐,请注意
*肉排属我,ooc也属我
*请不要带智商食用,以下




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凹凸f5同时收到了一封邮件。
“我们接到了■记的广告,具体内容在附件里,后天开拍。——丹尼尔”
五人打开附件,浏览起这次广告的内容。
“嗯……”安迷修沉吟了一会:“这次的广告,是不是感觉有点……”
“啊……是啊,感觉有点……”雷狮同样沉吟。
“的确……是有点……”格瑞放下原谅刀,手指点点屏幕。
“……”银爵没有说话,但显然和大家心有灵犀。
“不太妙。”
“傻逼。”
“蠢。”
“蠢。”
“棒诶!”

……
我们之间出了个叛徒。

嘉德罗斯“哈”了一声。“渣渣们,看好了,协议上写了承包我们在一个月内所有在■记的消费。”
“到底是谁亏了还不一定呢!”
安迷修欲言又止,拜托只有你一人对汉堡如此痴迷好嘛。
“拜托只有你这个小猴子对汉堡这么痴迷好么?”雷狮抱臂,嘲讽笑道。
“哈?渣渣,你说什——”眼看嘉德罗斯和雷狮就要上演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制杖互撕,格瑞和安迷修连忙把他俩拉开。二人相互点点头。
“那后天见。”
“后天见。”

……
摄影棚。
凹凸f5已经化完妆,换好衣服,坐在休息间等待开始。
嘉德罗斯跃跃欲试,嘴里不停地念汉堡。旁边的安迷修和格瑞对照着广告词,雷狮的椅子两脚悬空,他正在上面摇来摇去。银爵?事实上——休息间有一个纯黑真皮沙发,他正在坐在上面闭目养神。
“都准备好了,要开拍了哦。”丹尼尔推开门,向里面探头。

f5站在摄影棚的灯光下,调整一下状态,便示意摄影师可以开始了。
“……action!”

突然,一块肉从空中飞起。

雷狮掏出他的武器,同时狠狠砸向肉排。
“雷神之锤的捶打使肉质更加细腻!”

安迷修“唰”地拔出他的双手剑。
“凝晶流焱冷热双重处理!”

嘉德罗斯与格瑞双双跳起,二人在空中打抖了起来,交缠的眼神中蹦出尖锐的火花!
“精选大罗神通棍和烈斩优质蜂蜜和芥末,美味加成!”

最后银爵向前迈步,肉稳稳的落在高温的黑色锁链上 发出“呲呲”的被烤熟的声音。f5沉醉的吸了吸鼻子。
“斗魔天刑的高温瞬间锁住肉汁,一口咬下去,嗯~”

五人从四面八方跑到桌子前,上面已经摆好五份■记新品。他们迫不及待的拿起刀叉,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,雷狮边吃还边抢旁边安迷修面前的肉排。安迷修奋起抵抗,两个人打的不可开交。而已经吃完的嘉德罗斯绕过格瑞,迅速的叉起天上两位神仙的肉,一口吞了下去。

“卡!”摄影师满意的举手叫停“最后一起念一遍广告词!”
f5离开桌子,声情并茂的大声捧读:“■记新品,那■大肉排,■■月■■日,激情上市!”

第二只鸟。阿帕奇晚霞加水。
【临摹】

关于奶狮的扶养经验分享

*群里的脑洞,雷狮幼体化
*雷者慎入
*奶狮属我,ooc也属我
*以下



回到房间的时候,发现床上叠好的被子已经被弄到了地上,仔细看被子下有一坨正在蠕动的凸起——什么鬼东西?!
安迷修左手握着冷流,右手小心翼翼掀起一角,半蹲弯腰向里面窥探……
“嘎嗷!”黑暗中突然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,淡淡的奶香侵略安迷修的嗅觉。眼前猛地对上了一双紫色的瞳孔。
他“duang”地摔到地上,惊恐的看着眼前不过一两岁的小孩子。

“我……这…是怎么回事?”

安迷修站在刚刚从裁判球那里购买的婴儿床旁边,和凯莉商量这件事。
“……孩子?”
“对,大约…”安迷修回头瞅了眼小肉球,后者正在床上熟睡。
“大约一两岁。”
“……”那边的凯莉沉默了半响,回道:“这个我不太清楚喔,或许裁判球或者图书馆里有相关书籍。”
她顿了顿,又道:“最近海盗团很活跃,看在孩子的面上,你别太浪。”
“唔,谢谢关心。”

感谢凹凸的无所不有,安迷修很轻松的找到了照顾婴儿的书。那时他正坐在沙发上,小孩正在旁边拽着安迷修的呆毛咿咿呀呀的大叫。安迷修无奈的把小孩子举到高空,看着他乱扑腾手,长长的口水顺着嘴角流到衣服上。手忙脚乱的寻求帮助后,还未仔细端详孩子的长相。
柔软的蓝黑色头发,紫色瞳孔正瞪大怒视他。嗯……这个长相,有点像他的一个老对手啊。
正在安迷修端详之际,凯莉发来了消息。

“海盗团活跃的原因好像是因为他们老大失踪了,据说是变成了小孩。会不会就是你家那个?”
这条消息如五雷轰顶,安迷修死死盯着他抱着的这个肉球,这是……恶党。

他放下孩子,任他在房间里称王称霸,而自己捂着头,思考今后该怎么办。

那边又问:“是不是雷狮?”

安迷修瞥一眼旁边爬上餐桌,摇摇晃晃站起来的小奶狮。鬼使神差的回道:
“不是恶党。”

“看起来不止雷狮出现这种情况,大概是系统出bug了。”对面很快回了话。
“嗯,真是麻烦。”眼看着小奶狮要摔倒,安迷修连忙扑过去抱起了他。
他关上通讯界面,决定在系统出错的这段时间里,照顾恶党……或者,恶党的幼体。
小奶狮似乎是玩累了,搂住他的脖子,脑袋一磕一磕,肉乎乎的脸蛋蹭到头发,传来幼儿特有的奶香。

真可爱。心里有个声音说到。

……

毕竟是第一次照顾孩子,安迷修一开始手忙脚乱,小奶狮天天大声喊叫,自己身上也有许多被小孩子使劲拍打的红印。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将近半个月,情况才逐渐好了起来。

……

每日清晨必做的事便是先将小奶狮尿布换下来,在用温度适宜的水浸透帕子擦拭他的身体。小孩子身上的肥肉软软的,他忍不住捏了又捏,直到奶狮一巴掌呼在他的脸上才停止这种变态的行为。
所有的一切都做完后,便是安迷修这一天最享受的时刻。他抱起软乎乎的小奶狮,让他正面自己,随后将整张脸都埋在小肚子上。

“呼——”

“哈——♡”

“嗷呜嗷呜!”小奶狮很不喜欢安迷修这样的行为,奈何自己处于弱势,根本无法反抗,只能通过魔音穿耳的精神攻击来让安迷修放开自己。
奈何安迷修在以往和他的战斗中锻炼出无与伦比的防御力,这种等级的攻击根本不够塞牙缝。他吸完狮,将奶狮放到专门给他玩耍的房间里。
“自己在家要乖哦,不要弄伤自己,也不要碰坏家里的东西。”和奶狮相处的日子里,他充分了解面前肉团的破坏力——厨房已经换了两套餐具,沙发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,而自己的衣物,他想起上次打开衣柜门发现奶狮的绝望。

“啊嗷!”小奶狮不耐烦的看着安迷修,转身将屁股冲着他,爬到房间中央的海盗船上,自顾自玩起来。
安迷修笑了笑,出了房门。

森林里安迷修一路冲杀,身后的怪兽堆成了小山。他抹掉脸上的血,坐在湖边准备休息一下。想起家中的小奶狮,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。

或许,一直这样也不错……
如果在自己的扶养下,雷狮说不定不会变成今后的样子,会和自己有相同的意志……
他会和自己,一样。
是一样的。

安迷修回到家里,奶狮已经抱着海盗船睡着了。他轻轻按压奶狮肉嘟嘟的脸蛋,不确定自己现在做的是否正确。
他会改变一个人的未来。
一个,对他很重要的人的未来。

“叮”通知界面突然弹出来。安迷修吓得缩回手,颤抖着将其打开。

“致各位参赛者:
           由于系统错误,部分参赛者被强制幼体化,经数天的努力,该错误已被修复。参赛者将于明日17:00恢复原本状态,并附上5000积分的补偿。对此我们表示深切歉意。”

啊,可以不用纠结了。
安迷修松了口气,开心却有点忧伤的想。

他匿名给海盗团的卡米尔发了封信,写好时间和地点。小雷狮也终于要回到自己所在的轨道上,一切将在明天恢复正常。

心里有点落空空的。船上的小孩砸吧砸吧嘴,口水顺着下巴流到自己手上,似乎梦见了什么美好的场景。
安迷修看着小奶狮,捏捏他柔软的小手。在他脸上轻轻落下一个吻。

“再见,可爱的‘雷狮’。”

第一次给画搞一个艺术照。蓝色是圣托里尼加水_(:з」∠)_
【临摹注意】

【安雷】不是所有金主都能压到满意的小情儿 2
*未满18岁的儿童请在父母陪同下观看
*轻微捆绑play注意,道具如图,自行想象诶嘿。
*ooc注意
*评论里链接走起!

加个后续。

后来安迷修躺在床上,回想自己和雷狮在一起的日子,他觉得,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。
“雷狮,那个,我,那什么……”
“有屁快放。”
“家里给我找相亲对象了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所以,我们……”
“解约是么?”雷狮神情莫测,起床走到窗边。“行。”
“不,我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安迷修知道雷狮误会自己,索性心一横,闭眼喊到:
“我们结婚吧!”

大纲我早写完了就是没发,你俩快去结婚吧啊啊啊啊啊啊

【安雷】AOTU prince gogo!1st day

*背景设定:光之美少女
*主安雷 一点点瑞嘉 有全员
*正义的骑士安×其实是被莫名其妙被拉上贼船雷
*ooc注意
*就是玩个梗,比较想写煤老板




我叫安迷修,今年18岁,刚刚考上大学。
表面上我是十分普通的一名学生,但在别人不知道的地方,我有另一个身份。

“凝晶!流焱!”处在黑暗中的少年展开双臂,蓝色
与黄色的光分别汇聚在他的左右手,形成了两把长剑。他高高跃向眼前咆哮的怪兽,手中黄色与蓝色交融成一片巨大的光幕。“冷热流!”随着一声大喊,双剑狠狠砍向处在黑暗中心的怪兽。
“嗷——”光剑劈开怪物,创口处黑色的颗粒在耀眼的光芒下烟消云散。他落回地面,身上的战斗服已经恢复成原来的常服。

他是光之美少年,在黑暗中守护世界的和平。尽管不被世人所知,他仍然到处奔波,因为这是他的心愿!

然而正当他走出深巷,转身准备向家走去时,一个声音叫住了他。
“喂,那里的小子!”
真是没有礼貌,他想。但助人为乐是骑士的准则,他按下心中怒火。
“什么事,先生?”少年回头,向声源处露出微笑。
“彩虹路81号,你知道在哪吧?”站在少年身后的,是一位身穿白色绿纹卫衣,头上系着星星发带的男生。月光映入他璀璨的紫眸,恍若神秘的冥王星。
“是…是的。”刚刚战斗完的光之美少年愣在那里,他吞了吞口水。月光下的男生容貌俊美,十分富有攻击性。但骑士不能被外表所迷惑。少年定神,指道:“在前面第二个路口左拐,直走就是了。需要我带路么?”
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
男生知道了目的地,拉着旅行箱,对他敷衍地点点头。

少年看着男生与自己擦身而过,飘扬的发带散发海洋清甜的味道。一句话也伴随着晚风传入耳内。

“光之美少年,是么?”
“诶?”
少年惊讶的回头。然而哪里有男生的身影,若不是鼻尖隐隐嗅到海洋的味道,这仿佛是他做的一场梦。
“他……看见了?”

第二天少年坐在教室的第一排,教科书与笔记在桌子上摆放得整整齐齐。正当他等待着上课铃打响时,突然门外传来一阵骚动,好像有人喊着什么“帅哥”。

哈?谁能帅过我?少年十分不忿,正要起身出门看看,那被议论的主角便走进了教室。主角穿着十分骚气的机车服,黑色紧身牛仔裤上有许多闪亮的配饰,走起路来叮当乱响。少年定睛一看,那不是昨天问路的男生么?
被众人包围的男生挑了挑嘴角,对着少年道:“你好啊,安迷修。我叫雷狮,是你今后的同学……兼室友。”

安雷车

*感谢太太 @冷流剑 提供的梗【太太的文真棒,抹嘴】
*闷骚学生安×辍学出门创业雷
*之前的被删了所以走链接,评论区走起。
*ooc注意

【鬼白】关于成为炮友的准则 R18

*仅有R18
*未成年人请在家长陪同下观看
*手机实在弄不出代码所以链接发在了评论里
*微博的链接,当然关注我微博也可以,刚清完
*我对链接代码绝望了。

就是这样,请移步评论区。

关于成为炮友的准则【5】

光将云染成了霞,火红的海流淌在白泽的脚下。

他盯着一朵云表情看似放松,脑海中想的却是与他表情差了八百里的事-----鬼灯要去澳大利亚度假woc这个世界崩坏了。

???度假???鬼灯???

嗯?天国终于决定给居民们配置刑具了么?富奸连更一百章?歌之王子殿下终于抛弃了女主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搞基生活?
白泽的内心天人交战 ,仍然不影响他那看似是享受黄昏美景的脸庞。但如果仔细看,他的嘴角是绷着的。

没察觉到自己伴侣那复杂的情感,鬼灯瞥了眼表,拍拍白泽的肩:“快到了,安全带系上。”那在心里天灾人祸海枯石烂的人放过了云,转而幽幽地盯着辅佐官,问出了几天不变的话:“你怎么突然想去澳大利亚?”

“……”鬼灯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。
他呼出口气,一巴掌拍到白泽的兽头,恶狠狠地回答:“闭嘴!”挨打的白泽委委屈屈地扣上安全带,揉了揉头道:“可你是传说中,工作是老婆,文件是女儿的鬼畜公务员啊。”
鬼灯翻了个白眼:“那你算什么?”
“我是你的小情儿啊……”
“……”

小情侣的目的地是澳大利亚某个知名动物园。 看见了鬼灯抱着考拉后露出那微妙可怖的神情后,白泽颤抖着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-----大概自己的神经已经崩坏了吧。

炮友写完了。接下来就是小情了。
我大概会整理成个长条吧。